仿站低至300元,新闻自媒体

带完一胎又带二胎 带娃老人如何应对“甜蜜的负担”

/2020-03-17/ 分类:智能时代/阅读:
一个孩子的降生,给一个家庭带来幸福的同时,也带来些许烦恼。一边要为生活而奔波,一边要照看年幼的孩子,请保姆又不放心,年轻的父母们为此精疲力竭。于是,家中老人成了带孩子的最佳选择。 如今,隔代抚养已成为常见的家庭育儿现象,尤其是二孩时代的到 ...

一个孩子的降生,给一个家庭带来幸福的同时,也带来些许烦恼。一边要为生活而奔波,一边要照看年幼的孩子,请保姆又不放心,年轻的父母们为此精疲力竭。于是,家中老人成了带孩子的最佳选择。

如今,“隔代抚养”已成为常见的家庭育儿现象,尤其是“二孩时代”的到来,许多老人的晚年生活再度被“甜蜜的负担”所捆绑,随之而来的是两代人不同养育观念带来的矛盾与冲突。连日来,恩施晚报记者走访了州城多个家庭的老人,他们在帮儿女带孩子时,有的累并快乐着;有的跟儿女谈谈条件;有的则会直言拒绝。

孩子没有打乱生活 多亏老人全心付出

今年34岁的王之文与丈夫陈然育有一儿一女,儿子4岁上幼儿园,女儿还不满1岁,由爷爷奶奶照看。说起孩子的爷爷奶奶,王之文充满了感激:“我要上班,老公开店做生意,外公外婆身体不好帮不上什么忙,爷爷奶奶为了这两个孩子出钱出力,比我们还费心,真的特别感谢他们。”

王之文与陈然读大学时开始相恋,结婚一年便生下了儿子,因为丈夫生意很忙,王之文曾想过辞职回家,专职带娃“。婆婆觉得我们两个太辛苦,而且鼓励我有自己的事业,儿子从小到大的吃穿用度,她比我肯花钱,家里常常有很多我都没见过的衣服、玩具、书籍,都是婆婆买的,儿子能走能跑后,婆婆还带他一起跟老朋友们旅游,儿子去过北京,我和老公都还没去过。”王之文笑着说。

陈然特别想有个女儿,夫妻俩便开始了二胎计划,婆婆对此有过很多顾虑“。他们两个生二胎有一些冲动的成分,给我说的时候我当时有点懵,觉得他们真的是‘胆子大’,心情也有些复杂。”今年60岁的江红梅说,得知儿媳妇怀上二胎,她有了很多担心,比如现有住房条件不够、两个孩子今后的教育生活问题,以及谁来带孩子的问题“。我和老伴毕竟年纪大了,带一个还行,带两个真的是吃不消,但我不同意他们请保姆,花钱又不放心。”

孙女在大家的期待中降生,为了照顾好孙子、孙女,让儿子、儿媳少些压力、安心工作,江红梅提议卖掉她和老伴所住的房子,所得房款资助小两口换一套大房子,并搬去与他们同住“。两位老人跟我们一起住后,我们有精力做其他的事了,但我们清楚他们有多累,放弃了很多兴趣活动,所以一到节假日,我们坚决自己带娃,出钱让他们出去聚会、旅游。我们的生活丝毫没有因为孩子的到来而打乱,我最想感谢我的婆婆。”王之文说。

女儿半夜一个电话,母亲清晨打包回家

今年33岁的甘妮是一个独立自主的职业女性。2010年从湖北民族学院毕业后,她辗转去了广州、深圳、上海、厦门等地工作,3年前才返回恩施“。我跟妹妹毕业后都想去外面闯一闯,受我们的影响,爸妈后来也到外地工作了。3年前,朋友推荐了恩施一个不错的工作机会,我就回来了,还遇到了我的老公。”

甘妮丈夫的父母因故早逝,这意味着没有公公婆婆帮忙带孩子,而自己的父母在外地工作、收入不错,母亲也早就表示不会帮她带孩子。

女儿出生后,因为涨奶,很长一段时间甘妮整宿疼得睡不着觉,但她忍着疼痛给女儿喂奶;她想培养女儿独自睡觉的习惯,宁可每晚起床好多遍,也不带孩子一起睡;因为要兼顾工作,早上、中午,甘妮将女儿的所需准备好,交给工作时间比较自由的丈夫,下班后马不停蹄地回家……7个月的忙碌终于让她受不了了。

“我之前有点怪我妈不帮我带孩子,所以一直赌气说我们可以自己带。工作不能放弃,孩子也不能马虎,压力越来越大,问题也越来越多。有一次老公到武汉出差,晚上女儿突然发烧,一直退不下去,我当时真的好无助,半夜给我妈打电话,她居然第二天就回来了,我好感动。”

6点半起床,看看孙女醒了没,然后出门买早点或在家做早饭;7点,叫女儿、女婿起床,给孙女温奶;白天带孙女吃饭、玩耍、睡觉,为一家人准备晚饭;晚上帮女儿给孙女洗澡……这是56岁的田英秀现在的日常生活,“我认为孩子还是要父母自己带,我和她爸爸活得洒脱,说过不帮他们带孩子,她肯定是实在扛不住了才给我打电话,所以我就回来了,不过给他们带孩子也是有条件的。”田英秀说,为了不让女儿女婿产生依赖思想,她定下了几个规矩:第一,不能当甩手掌柜;第二,接受自己的带娃方法;第三,定期去探望丈夫;第四,他们自己负责日常开销。“我妈提的是很合理的要求,她能放下工作,专程回来帮我带孩子,我已经非常感谢她了。”甘妮说。

育儿理念不一样,老人让子女自己带孩子

和上述两位老人的观念不同,61岁的胡萍认为,父母在生育子女前就要做好抚育子女的准备;老人帮子女带孩子,付出了时间、精力与金钱,还容易造成老人过于劳累,无疑给子女再添负担;此外,由于育儿理念不一样,老人带孩子还会出现“吃力不讨好”的情况,所以她要求儿子、儿媳自己带孩子。“现在年轻人工作忙,但我们年轻时还要背着孩子挖田、挑水、做饭,总要想办法解决才行。”

早上去凤凰山走路,下午去老年大学,晚上去跳广场舞,一年一次长途旅行,不定期和朋友们聚会……谈起自己的晚年生活,胡萍很满足。“为孩子操劳了一辈子,现在退休了,我想过几年属于自己的生活。俗话说‘儿孙自有儿孙福’,我从来不多问孩子们的生活,包括带孩子,我相信他们有能力处理好。”胡萍说,现在年轻人带孩子的方式跟过去不一样,要求很细致,就算自己想帮他们分担也怕难以适应,甚至造成不必要的矛盾:“孩子吃奶粉、喝水、加辅食、做婴儿操、睡午觉等生活细节都很讲究,有些方法跟我们的经验完全不一样,我还是尊重孩子们的育儿理念,让他们自己去探索。”

胡萍的儿子也赞同母亲的做法,因此,大女儿降生后,妻子选择全职在家照顾孩子,直到孩子上幼儿园后,才重返职场。如今,大女儿已经上小学了,小女儿刚满一岁,面对二孩,夫妻俩驾轻就熟,一点也不慌乱。“我妈虽然没有亲自帮我们带孩子,但她帮我们找熟人介绍了一个很好的保姆,把两个孩子都照顾得非常好。”

TAG:
阅读:
扩展阅读:
广告 330*360
广告 330*360

热门文章

HOT NEWS
  • 周榜
  • 月榜
广告 330*360
仿站低至300元,新闻自媒体
沧州联合网
微信二维码扫一扫
关注微信公众号
新闻自媒体联系QQ:327004128 邮箱:327004128@qq.com Copyright © 2015-2017 沧州联合网 版权所有
二维码
意见反馈 二维码